欢迎进入潮流时尚网!
潮流时尚网
潮流时尚网 > 娱乐 > 正文
它陷入宅斗的旧套路 却没能打开家宅剧的新格局
2021-03-30 15:52:59  来源:文汇报

         在IP网文改编界一直有一种说法:言情领域的“宅斗文”,就和起点男性频道的“玄幻文”一样,没法改好。

  目前上线一个月的《锦心似玉》(下文简称《锦》)再次验证了这一判断。《锦》是当之无愧的大IP,拥有极高的起点。它改编自起点女性频道“大神”吱吱的名作《庶女攻略》,光收藏就有20万人次,也在宅斗文界带起一阵“庶女逆袭”的风潮,以至于同类分支直接被命名为“庶女流”。

  谭松韵主演的《锦心似玉》剧照

  但《锦》开播以后,豆瓣评分从6.5一路稳步下跌到了6.1分,社交媒体上也几乎悄无声息,可谓高开低走。

  《锦》到底输在了哪里?答案是:它在家庭戏、言情戏和职场戏之间来回切换,从根本上搞错了剧的类型元素。而这个类型混淆问题,正是网络宅斗文影视化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宅斗戏”是平民版“宫斗戏”

  但宅斗戏的领域里还没有出现任何一部像宫斗戏《甄嬛传》那样的类型天花板

  剧情一开篇,庶女罗十一娘(谭松韵饰)落水后,被陌生男子——也就是男主角徐令宜(钟汉良饰)贴身相救。这是典型的古装甜宠戏逻辑:男女交往自由,身体接触是感情催化剂。但紧接着的剧情里,一位名门嫡女被陷害,换裙子时遇到男主角,就只能委身为妾,这又是很典型的宅斗戏逻辑:名节第一,男女授受不亲。

  都说做戏做全套,当剧中人人都讲究“守规矩”“懂礼法”,只有女主一个人的画风是独立大女主,我行我素不受约束时,这种很明显的双标,对类型剧的可信度就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

  要分析宅斗文乃至于据此改编的宅斗戏,首先必须溯源到宫斗文和宫斗戏。

  宅斗这个类型,长期一直被认为是宫斗戏的平民版,着力描绘在封闭的小空间里女性间的爱恨情仇。但宅斗戏的领域里却没有出现过任何一部像宫斗戏《甄嬛传》那样的类型天花板,为何?

  首先,宅斗戏从来就不是职场剧。

  无论宫斗戏和宅斗戏,在影视化改编思路上很相像,都力图以“女性职场戏”方向引起当代女性观众的共鸣。但后宫可以类比职场,是因为它争斗的重心不是君王的爱情,而是通过攀附皇权获得权力,实现阶层飞跃。而贵族家庭的后宅显然要生活化、散漫化得多,无论金钱、资源和阶层划分都不能和残酷的宫廷生活相比,并不具备天然的职场特征。

  宅斗戏的残酷性,从一开始就是当代人依据阴暗化的职场幻想编织出来的。就比如《锦》中被奉为圭臬的“嫡女一定嫁得好,庶女想嫁得好就只能做继室”,就不是普遍现象。明清时原配是庶女而继室是嫡女的例子不在少数。《红楼梦》中最著名的庶女探春,一样有掌家权,她的尴尬主要还是来源于母亲赵姨娘的不得体,而非嫡庶分明的压抑。

  其次,宅斗戏中,缺乏足够明确的主线和升级关卡。

  后宫制度十分方便游戏化:多层升级制度、悬殊的权力值差别,这也是一些此类剧目成功的基础:小宫女层层过关打怪,最后拿下大boss(皇帝)的心,具备了充分的爽感叠加。但后宅之中并没有后宫那么细的阶层划分,也不存在通过个人奋斗从庶女变嫡女的可能。

  这是网络宅斗文先天就存在的问题:小说里可以有大量心理描写,或针对某个人的一句话做长篇大论鞭辟入里的分析,但转换为影视语言,却意味着情节点不足,主人公的行动散乱,不能从小关卡堆积到大高潮,很难让观众一直保持兴趣。

  所以《锦》在改编时为了突出大女主,让她一再做出与这个危机四伏的宅斗世界相冲突的行为,又毫无道理地化险为夷,结果就是塑造出了既无生活逻辑,也缺乏戏剧魅力的角色。

  第三,宅斗戏的主角缺少真正贯穿的主线动机和内在欲望。

  大部分宅斗文都需要划分为两个明显的阶段:娘家的闺阁生活和婆家的婚后生活,这其实是两种类型剧的嫁接:前者是言情戏,主线动机是择偶;后者是家庭戏,主线动机是维护、稳固婚姻,处理家族关系。两者主打的气氛、卖点截然不同。

  评分高于《锦》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选择了同时保留女主角的少女阶段和婚后阶段,同样没能避免前半截少女轻快、缓慢的闺中生活和后半截主妇斗继母、斗外室的琐碎操心发生割裂,剧情也变得拖沓糊涂。

  赵丽颖主演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照

  而《锦》选择了大幅缩减婚前生活,开局没几集就嫁给了姐夫。如果按照原著那样,女主角就是披着少女皮囊的成熟女性,嫁过去把丈夫当做上司一样伺候周到,也算统一在家庭戏的视角内。偏偏《锦》在感情主线上,还是遵循的偶像言情戏原则——一个年近而立、有妾有庶子的侯爷,像从来没接触过异性的少年郎那样,喜欢上一个大胆地反驳他、拒绝他的女主角,成为一个温柔专情的丈夫,完全忽视了这种转变的不合理性。同时这种浪漫轻喜剧氛围,也和家庭戏强调的婚姻的现实性大相径庭。

  当“宅斗戏”扩展为“家宅戏”

  愿意去表现传统文化中的风雅、同时重新正视女性群体本身兼具的复杂性与丰富性,就到了诞生精品剧作的时候

  这里可以举一个同样是古代后宅生活题材的海外剧作为参照物:《布里奇顿》(以下简称《布》)。该剧改编自一部西方的罗曼史畅销小说《公爵与我》,只专注讲一件事:英国摄政王时期,一位初入社交场的小姐如何赢得了她最珍贵的奖品——一位霸道公爵。这的确很俗套,就像《傲慢与偏见》中那句讽刺:“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但该剧所创下的网飞史上最高收视率纪录证明了,搞清楚自己应该如何合乎逻辑地讲一个俗套的故事,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

  《布》也同样面临女主角的求偶竞争、婚前婚后两个场景的分歧。但它给自己的定位很清楚:突出浪漫与激情,而非抢夺配偶的雌性竞争。婚姻线也很简短:男女主角谈恋爱就谈了六集,婚后甜蜜生活仅仅占据了两集,还有大篇幅用于其他支线人物的爱情史。

  很显然,爱情戏才是《布》的主类型,婚姻仅仅作为爱情的结果被一笔带过,这就规避了婚前婚后气质、人物割裂的问题。

  没有了宅斗戏大量的阴谋和人际冲突,《布》用什么来丰富剧情?它在表现彼时上流社会的社交文化上做文章:女王的召见、贵族家庭的舞会、小姐们的下午茶、男女主角的野餐约会……在爱情戏之外,又徐徐展开了一幅摄政时期的伦敦风情画。

  其实,认为后宅生活只有女性之间的互相倾轧、厮杀,本身就是看低了古代女性的心胸与见识。中国古代闺秀绝不缺乏闲情雅趣。盛唐时的上巳节,青年男女着丽服佩戴香草,拥有社交、嬉戏的自由,所谓“唯溱与洧,方洹洹兮,唯士与女,方秉兰兮”(《诗经·郑风·溱洧》)。就算是礼教森严的明代,也有婆媳之间的惺惺相惜与互相唱和。晚明时生活于绍兴的商景兰,与丈夫祁彪佳是文学上的知己,丈夫去世后,她在家庭内部组织了诗学沙龙,她的女儿、几位儿媳都参与其中,“每暇日登临,令媳女辈笔床砚匣以随,角韵分题,家庭之间竞相倡和,一时传为胜事。”(《静志居诗话》)

  相比之下,《锦》剧写阴谋层出不穷,却在表现传统文化上频频露怯。让一群夫人带着未婚小姐看《牡丹亭》这类描写少女春情的戏,既不合身份也不配情景,风雅半点没有,笑话却有一担。

  与此同时,将古代后宅生活窄化为一个“斗”字,这种想象的背后折射着创作界一种女性意识的倒退:除了唯一善良美好的女主角和她的少数朋友,其他女性都是阴险刻板的邪恶代表。更可悲的是,善良一方的胜利也需要依附于父权、夫权的背书。这在消弭了人性的复杂性之外,也否认了女性作为个体的才华、自我追求、自我实现,不可谓不是另一种“厌女”。

  宅斗戏是否只能以嫁得有情郎,成为老封君为最高目标?是否只能表现女性犹如困兽,在封闭环境的“大逃杀”?是否只能以依附父权、夫权等既有权力体系,获得权利?自我成长又是否只能通过踩在同类的头上,获得更多男性凝视来实现?

  当“宅斗戏”扩展为“家宅戏”,愿意去表现传统文化中的那一份风雅、同时重新正视女性群体本身兼具的复杂性与丰富性,也许就到了诞生精品剧作的时候。正如珍妮丝·拉德威在《阅读浪漫小说:女性,父权制和通俗文学》所写:“假如我们能够在我们文化中的‘粉领聚居区’内开始相互交谈,那时我们或许才能真正了解如何‘让理论付诸实际行动’。到那时,我们或许也会知道如何激活至今仍深埋于浪漫小说(它是少数对父权制的矛盾和代价做出女性的评注、同时又被广泛分享的形式之一)之中的批判力量。”(李雒城)


特别提醒:本网刊发的所以商业信息,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

上一篇:四十周年 重制经典 Saucony Jazz 81律动上市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为我推荐为我推荐
四十周年 重制经典 Saucony Jazz 81律动上市
四十周年 重制经典 Saucony Jazz 81律动上市
央视《中国地名大会》第二季将播 难度赛制均升级
央视《中国地名大会》第二季将播 难度赛制均升级
“国韵风华 圆梦起航”迎新春文艺汇演精彩上演
“国韵风华 圆梦起航”迎新春文艺汇演精彩上演
郑爽花房大片曝光 复古造型尊贵优雅
郑爽花房大片曝光 复古造型尊贵优雅
《灵域》将播 范丞丞程潇直面风暴热血铸梦
《灵域》将播 范丞丞程潇直面风暴热血铸梦
徐百慧《一路上有你》再演事业女性 独到见解引思考
徐百慧《一路上有你》再演事业女性 独到见解引思考
《大江大河2》热播 东海合资谈判阻力重重
《大江大河2》热播 东海合资谈判阻力重重
《一生一世》杀青 王瑞欣:希望塑造细腻丰满的人物
《一生一世》杀青 王瑞欣:希望塑造细腻丰满的人物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8 www.clss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8017716号 技术支持:河南科加